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辞职员工干老板
辞职员工干老板

辞职员工干老板



  初夏的深夜,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坐在街边的大排档默默的喝着啤酒,此时已经凌晨一点了,街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大排档也只剩下他一人在那喝酒,大排档的老板几次想说打烊了赶这个男人走,不过看到这个男人阴沉的脸都没敢说出口。

  这个男人叫王翰,他本是一家公司的业务人员,由于在结算工资的时候和公司里的一个叫杨薇的女会计绊了几下嘴,结果王翰被开除了,因为杨薇一个电话打到了她的母亲张春芳那,而张春芳是这个公司的总经理。王翰本来要攒些钱和自己的女友结婚,结果这么一闹,工作没了,女友嫌他窝囊也和他分手了。

  妈的,要不是这两个贱女人老子那会落到如此潦倒的境地。王翰喝着酒,心里嘟囔着。酒精让他愤怒的脸有些扭曲,他决定实施自己的报复计划。不让我好,你们也别想好。这是王翰这几天想的最多的话。

  他结了帐,王翰晃晃悠悠的来到了东郊一所独门独院的小平房前。经过这几天的打听,王翰知道自从张春芳的老公去世后她就经常住在这里,虽然市区也有房子,但是这里环境比较好,而杨薇有时候也从市区搬过来住上一阵。

  王翰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然后几下窜进了院子里。这是一个不是很大的院子,正房有四个房间,院子的西边还有两间小房子,估计是厨房。

  王翰看到东面的一个房间的灯光还亮着,不禁嘀咕道:“这么晚了难道杨春芳这个娘们还没睡?”他弯腰上前,透过窗帘的缝隙向里望去。卧室并不大,里面的布置的也挺简单,一个小电视柜,上面的电视还开着,一个大衣柜,几把椅子正中的一张双人席梦思床上睡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张春芳。显然她是看着看着电视睡着了。

  王翰仔细看了看窗户,这是九十年代家家户户常用的那种摆页式的木框窗户,他从身上掏出一个不大的匕首,用匕首的尖端深深的刺进窗户的木框里,然后轻轻的向外拽匕首,这个匕首就相当于窗户的把手,还好窗户里面并没有插死,只听“吱吱”的声音,这扇窗户被王翰打开了。

  王翰把匕首从窗户上拔了下来,仔细听了听周围的动静,确定安全后,他调整了一下呼吸,毕竟是第一次半夜私入民宅,心里难免有些紧张。王翰做了几次深呼吸后,用手拄在窗台上,腿一用力便翻了进去,还好屋内的窗下有一把椅子,王翰踩着椅子走进了屋内来到了床前,整个过程没有发生一丝声响。

  王翰看了看席梦思床上熟睡的女人,确定正是张春芳。他不禁怒从心起,报仇的时候到了,他拿起匕首就要向张春芳扎去。不过王翰又犹豫了,他贪婪的看着张春芳,狠狠的咽了口吐沫。只见张春芳头朝里面,脚冲着王翰睡在床上,由于是初夏,天气已经有些热了,张春芳只用小毛巾被盖住了肚子以下,而她上身并没有穿衣服,两个硕大的乳房裸露在外面。

  王翰以前在公司里经常见到张春芳,张春芳一米六五的个子,身体有些微胖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但是保养的还是不错的,皮肤比较白皙,平时喜欢穿一身职业套装,丝袜和高跟皮鞋是必不可少的。虽然公司年轻的美女有不少,但是张春芳身上那种成熟女强人的气质是她们所不具备的。王翰以前手淫的时候张春芳是他的性幻想的对象之一。如今这个成熟的女人赤裸的上身躺在王翰面前怎能不让他心动呢?王翰突然改变了报复的计划,他觉得报复一个人不只是用刀子,别的方式不也是很爽的吗。

  王翰将匕首揣进怀里,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对张春芳裸露的上身开始拍照,张春芳的身材微胖,胸前那两个乳房也惊人的白皙肥大,黝黑的的乳头也显示出老熟女的身体特征。王翰拍了几张后用颤抖的手轻轻拉开张春芳身上盖着的毛巾被,一句成熟女人的身体完全呈现在王翰的眼前,张春芳居然下面一丝不挂,王翰的心里有种莫名的快感和刺激。这个以前高高在上不苟言笑的女强人的身体已经被我王翰看了一个遍,肥硕的乳房,浑圆的双腿,两腿间那一片毛茸茸的隐秘地带都深深的刺激着王翰。王翰不管三七二十一用手机对准张春芳的身体狂照了一番。

  叮铛的一声,王翰怀中的匕首不小心掉到了地上,他吓了一跳赶紧弯腰拾起匕首。床上的张春芳也被惊醒了,她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做了起来,一阵小风从窗户外刮了进来,张春芳感觉到一阵凉意,她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盖着的毛巾被不知道哪去了,而床头,一个男人手里拿着匕首正狠狠的盯着自己。这个情景让她有些害怕,她坐在床上弯着腰本能的用手捂住两个肥硕的乳房,一脸恐惧的看着王翰。当他看清眼前的人是自己曾经的下属王翰时脸上的表情居然松弛下来,她努力的装成镇定的样子喝问道:“你是王翰,你来干什么?你敢私闯民宅小心我报警。”

  王翰心中有些气恼,你说你丫都死到临头了居然还装逼。王翰把玩着手中的匕首面无表情的说:“我来报复你来了,我既然来了就不怕你报警,而且你也没有机会报警。”说完他恶狠狠的扑了上去,用匕首架在了张春芳的脖子上。张春芳被吓坏了,刚才努力装出来的镇定表情一瞬间便崩溃了,她的脖子感觉着匕首上传来的阵阵寒意身体轻微的颤抖起来。

  “别,不要杀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说你要多少钱?”张春芳战战兢兢的说。

  “你也有害怕的时候,你们娘俩合伙欺负我的时候的威风哪去了?王翰鄙视的说。

  ”误会,那是误会啊,你要想上班可以随时回去,我保证不会找你麻烦。“”误会?草,你糊弄鬼吧,本来我是想要来给你两刀的,是死是活我可就管不了那么多了。“王翰一边说着匕首向张春芳的脖子压了压,张春芳白皙的脖子上留下了一刀红色的划痕,有一丝鲜血渗了出来。

  张春芳颤抖的身子缩成一团,头尽量向内有匕首的一边倾斜着。

  ”可是,我改变了主意,只要你能满足了我的条件,我可以考虑不杀你。“王翰接着说”只要你不伤害我,我什么都满足你。“张春芳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忙不迭的答应着。

  ”我要一笔钱,不多,二十万。“

  ”可以,我的包里有张银行卡,密码是××××××里面有二十五万我全给你。“张春芳立马答应了,和命相比钱算什么,现在这种情形,王翰就是要她的全部财产她也答应。

  ”还有就是,老子要干你,你把老子伺候好了,老子就饶了你。“王翰色迷迷的说。

  张春芳没有说话,王翰这样的人在她眼里就像贱民一样,让这样的人侮辱了自己的身体那真实是太恶心了简直不堪设想。

  ”怎么?你不愿意?“王翰收起匕首拿出手机,把刚才拍的裸图给张春芳看。

  ”哼哼,看到了吗,这是你的写真,明天我就传到网上,让公司的每个员工都看到他们的老板的身体。“王翰慢慢悠悠的说:”我会让你身败名裂,让你比死都难受。“张春芳听着王翰的话,身上不禁打了个寒颤。这简直太恶毒了,这些图片要是真传到了网上,自己肯定就完了,难道真的要服从这个可恶的流氓吗?张春芳的心里有些崩溃,不过她毕竟是个女强人,她分析了一下利弊,得出的结论是现在只有妥协,走一步算一步吧。

  张春芳调整了一下心情,脸上带着勉强的笑容说:”好吧,我答应你,不过今晚后你不要再来骚扰我。“王翰看到张春芳一下子转变了态度稍微有些意外,不过想了想自己拿着她的裸照她也玩不出什么花样说:”放心,只要老子爽了,拿到钱明天就在这个城市消失。“张春芳心中总算平衡了些,想了想一会还要遭受的厄运,她微微的叹了口气。

  王翰此时心情大好,他掰开张春芳护住乳房的手,两个硕大白皙的乳房呈现在王翰的眼前,王翰毫不客气的抓在手里用力的揉搓着,张春芳的乳房在王翰手中一会被捏扁一会被拉长,张春芳并没有去反抗,她知道这只是噩梦的开始,只是默默的承受着乳房上传来的一阵阵的疼痛。

  黝黑的乳头引起了王翰吃奶的欲望,他探下头去,用嘴含住一个乳头用力的吸吮起来,而右手的手指仍在另一个乳房上游走着。

  张春芳觉的自己的脸有些发烫,乳头慢慢变硬起来,心里有一丝莫名的快感。

  王翰吸吮了一会乳头,感觉出了张春芳的身体变化说:”没想到王总的奶子如此之大,握在手里好软啊,你的大乳头都挺起来了,你说下面湿了没有?“张春芳羞愧难当,这个以前高高在上的总经理现在却被自己的员工如此羞辱取笑。

  ”好吧,既然你不说那我就去看看吧。“王翰不由分说的将张春芳放到在床上,粗暴的分开她的两条大腿,那三角处黑色的毛茸茸的私处,两片黑褐色的阴唇耸立在那。王翰伸出右手的中指,猛然间插了进去。啊的一声,张春芳疼的叫出声来。

  王翰道:”这就是沉默的代价。“说完,右手的中指不停的在张春芳的小穴里抽插,张春芳疼的咧着嘴,眼泪差点流了出来。王翰抽插了一会发现张春芳的阴道仍然是干燥的,没有淫液流出不禁有些气恼。他抽出手指骂道:”妈的,贱娘们,老子不伺候你了,快给老子服务吧。“张春芳一看自己的小穴暂时掏出了王翰的魔爪,忙不迭的帮王翰脱起了衣服。很快,王翰脱了个一丝不挂,张春芳无意间看到了王翰的阳具,不禁有些脸红,王翰抓住张春芳的头发说:”你用嘴从老子的脚趾开始舔,一直舔到老子的鸡巴,还有屁眼。“王翰规定完两手抱着后脑勺躺在了床上。张春芳叹了口气,蹲下身子把嘴凑到王翰的脚边,一股臭味熏得张春芳差点做到穿上。王翰已经好几天没有洗脚了,脚臭不说,脚趾的缝隙还有黑色的污垢。张春芳差点吐了。

  王翰用力拍了张春芳屁股一下喝道:”妈的,磨蹭什么呢?“张春芳吃痛不敢怠慢,屏住呼吸凑到王翰的脚边,深处红艳的舌头开始舔王翰的脚趾,王翰感觉一个温暖柔软的物体在自己的脚趾游动,很是舒服。他不禁的得意起来,公司的总经理又怎么样,还不是得给老子舔脚趾。

  张春芳湿润的舌头从脚趾舔到王翰的小腿大腿然后是两腿之间。王翰示意张春芳含住自己的阳具给自己口交。张春芳忍受着王翰鸡巴上传来的恶臭闭上眼睛,将往王翰的阳具含到了嘴里。小巧的舌头轻轻地刺激着马眼,王翰的阳具一下子胀了起来,他忽然忍不住了,抱住张春芳的头用力向下按,而自己的腰不停的向上耸动。他本来就是个年轻力壮精力无限的小伙子,和女朋友分手后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过性生活了,刚开始他还想好好的玩弄张春芳的身体,让张春芳好好伺候自己,然后在用自己的大鸡巴插进张春芳的小穴。可是现在他实在是忍不住了,不管是在女人身上的哪个洞吧,他只想射精达到性交的最高境界。

  张春芳的头被王翰死死的按住,口中王翰的大阳具在不停的冲撞着,有时候龟头都触动到了喉咙,张春芳一阵的干呕却不敢反抗,他只能默默的承受。她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口水流到了王翰的阴毛上,她用手从王翰的退下伸过去抓住王翰的阴囊揉弄着,只求王翰能尽快射精。终于,王翰大声的呻吟了两声,又往下按了按张春芳的头,阳具一挺一挺的开始射精。张春芳感觉自己嘴里的阳具又胀大了一圈撑得自己的嘴角有些疼痛,龟头顶到了自己的喉咙,一股股的液体通过喉咙流到了自己的胃里。

  王翰满意的从张春芳的嘴里抽出了阳具,张春芳蹲在床上不停的干呕着却什么也吐不出来,她的脸涨的通红,嘴角还有意思残留的精液。王翰从生理到心里都有了无穷的快感..........